电池制造商如雨后春笋,吉利身影隐现

而到了应用环节,从11年众泰电动车起火到通用沃蓝达碰撞测试后突发电池起火,再到最近的比亚迪E6重大车祸,如今各界正积极调查上述起火案件的原因,但目前尚无定论,可足以令电动车及其电池的安全性能受到广泛关注。

从产品层面看,衡远锂电池能力密度不是行业领先的,不过该公司强调,处理了产品一致性难题,是其一大亮点。

衡远锂电池工厂落成投产新闻发布会现场

参看国内企业电池制造,由于国家政策的推广,国家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强大,十余家电池生产、制造、研发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据报道,衡远初期工作重心并未放在电动车上,而是选择UPS、电网储能、煤矿井下机械、电动自行车等多管齐下。毕竟,这时电动车市场推广仍有诸多瓶颈,而其他几个领域对锂电池的需要正慢慢增长。

不过,在参观工厂过程中,一位中层负责人透露,衡远所有订单都需要经过吉利汽车审批,才能签订协议。从这一信息来看,吉利与衡远的关系,远不“只是客户”。

根据凤凰汽车现场报道,衡远公司董事长周腾的另一个身份是香港凯荣董事局主席。在新闻发布会上,周腾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提到了与吉利汽车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合作,让凯荣对汽车业有更多了解,诸多因素共同促成了衡远磷酸铁锂电池的投资项目。

衡远锂电池工厂无尘车间内景

作为衡远的客户之一,沈阳新松机器人一名负责人表示,该厂工程车辆出口以前多装配铅酸、镍镉电池,但由于环保标准提升,这类电池已经不受客户待见,今后车辆将改配锂电池。他说:“目前,电动汽车用锂电池市场仍较为有限,随着技术发展和国际油价提升,这块市场有可能逐渐追赶上来。”

消费者需要清楚的是,即使电池通过安全认证为合格产品,装在车上也不一定安全。针对电池的试验难以模拟行车事故中电池遭受的恶劣环境。目前中美两国都没有一套单独的、全面的电动车碰撞标准,仅从UL机构对电池安全性试验来看,都只是对碰撞后电池电解液泄漏量、电池位置(不能侵入乘客舱,也不能飞出车体)的规定,而没有看到大众关心的关于燃烧和爆炸问题的规范。

“我们在设计阶段持续改进,挑选可靠的电池材料,并通过引进高精度的设备,综合提高电池安全性,”杨煊坤说。他介绍,衡远电池组以前在201所接纳挤压、拦腰截断等多种种类测试,均未出现爆炸。据报道,由于这时国家标准尚不健全,部分厂家电池组并未接纳各种安全测试,仅将单体电池送检,整体电池组安全性存疑。相对比之下,衡远电池投产前所接纳的检查更为各个方面。

新浪汽车讯

吉利的态度也间接表明,吉利正积极关注着目前需求旺盛的电池市场,而受制于目前电动车市场和新能源市场的不确定性,这种做法或将保证吉利能够全身而退。

汽车配件110网报道

生产高度自动化 一致性是亮点

而电动车在设计阶段,就需要将电池装载位置、大小和防撞空间规划完善,只有电动车、电池双重安全标准都达到,才能有效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初期主攻工程、自行车辆 电动车市场仍有待研制

资本背景扑朔迷离吉利身影隐现

从事电池材料的总工程师丁详欢表示,新生事物的成长不会一帆风顺,电动汽车的发展是化石燃料枯竭的大背景下不可逆转的潮流与趋势,电动汽车厂家需要更谨慎对待动力电池的安全性,真正把安全性研究和预防工作做扎实,同时制订更为符合实情的标准。

在这段话中,令在场编辑较为注意的是吉利汽车。这次衡远工厂开幕的招待晚宴上,当地政府在宣传片中介绍磷酸铁锂电池项目为吉利投资,工厂开幕活动全程由吉利汽车公关人员负责媒体组织,吉利汽车资深副总裁俞学良也现身发布会,种种迹象似乎都显示吉利汽车与衡远有着非同通常的联系。

图片 1

衡远公司位于山东邹城,股东为香港凯荣投资公司,总投资2.14亿美元,占地总面积13万平方米,三期建成后将实现年产各类动力电池120万KWh。此次投产的为一期项目,建成一条电池生产线,产能15万KWh。接下来,二期项目将新建3条电池生产线,增加产能45万KWh;三期新建4条电池生产线,增加产能60万KWh。

这时,衡远工厂仅有一线工人七八十人,估计整条生产线开工后,工人数量也将不超过150人。在参观无尘工厂的阶段中,新浪汽车发现,衡远大部分生产设备均由数量很少的工作人员操作,常常一个工作间仅有一两名工人。“锂电池生产需要干燥、无尘环境,工人越多,对电池影响越大,因此我们尽量多用机器,少用人,这样更能确保电池一致性,”衡远一名管理人员告知新浪汽车。

目前,衡远工厂仅有一线工人七八十人,预计整条生产线开工后,工人数量也将不超过150人。在参观无尘工厂的过程中,新浪汽车发现,衡远大部分生产设备均由数量很少的工作人员操作,通常一个工作间仅有一两名工人。“锂电池生产需要干燥、无尘环境,工人越多,对电池影响越大,因此我们尽量多用机器,少用人,这样更能保证电池一致性,”衡远一名负责人告诉新浪汽车。

据了解,UL(Underwriter Laboratories
Inc.)是目前世界最权威第三方认证机构。如果通过了UL关于锂离子电池的一系列实验,就会得到全世界电动车厂商的认可,而比亚迪E6装载的铁电池为目前亚太地区首款通过UL认证的电池产品,却仍因电动车事故被推上风口浪尖。

衡远公司董事长周腾,亦是香港凯荣董事局主席。在16日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周腾介绍为何大手笔投资尚不成熟的锂电池产业时,他说公司对此项目已调查三四年,以为其技术较为领先,而与吉利汽车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合作,让凯荣对汽车业有更多了解,诸多因素一起促成了这一投资项目。

杨煊坤指出,目前衡远电池产品良品率可达到93%,这一数字已与国际先进水平基本接轨。他说:“各个电池厂家良品率从80%~95%不等,作为一家刚开工的工厂,衡远电池良品率已经算相当高。”

电池安全是世界难题。目前,使用在电动汽车上最成熟的电池就是锂离子电池。但是,理论上讲,锂离子电池也无法做到完全杜绝燃烧。国内电动车专家、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不管是磷酸铁锂电池还是锰酸锂电池,都没有从本质上解决电池的安全性问题。

从众泰电动车起火到通用沃蓝达碰撞测试后电池起火,再到近期的比亚迪E6被撞燃烧,电动车及其电池的安全性能,受到多注意。衡远怎样确保所产电池的安全性?

“我们在设计阶段不断改进,挑选可靠的电池材料,并通过引进高精度的设备,综合提升电池安全性,”杨煊坤说。他介绍,衡远电池组此前在201所接受挤压、拦腰截断等多种类型测试,均未出现爆炸。据悉,由于目前国家标准尚不健全,部分厂家电池组并未接受各种安全测试,仅将单体电池送检,整体电池组安全性存疑。相比之下,衡远电池投产前所接受的检查更为全面。

吉利或为背后股东

新浪汽车查阅信息发现,香港凯荣是香港洪桥投资的全资子公司,洪桥控股股东为贺学初,后者与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有千丝万缕联系。当初吉利汽车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香港借壳上市,就是借助了贺学初旗下的壳资源,李书福与贺学初在资本市场的搭档由来已久。即使吉利没有间接参股,李书福是否与衡远有资本关系?发布会结束后,许多媒体开始向这方面猜测。

6月16日,山东衡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宣布投产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在投产仪式上,该厂与吉利汽车、广通汽车、长城汽车、浙江晶视宝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外运山东公司、新松机器人等企业签署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而衡远为何不愿阐明资本背景?吉利内部人士向凤凰汽车透露,此次活动吉利刻意与衡远保持距离,或许是希望吸引其他汽车厂的合作;而作为“技术吉利”,当编辑问及俞学良吉利是否会自主研发电池产品,俞学良称考虑到电池的高成本和新能源电池市场目前不成熟的状况,不会考虑自主研发。

衡远公司处于山东邹城,股东为香港凯荣投资公司,总投资2.14亿美元,占地总面积13万平方米,三期建成后将达到年产各类动力电池120万KWh。这次投产的为一期项目,建成一条电池生产线,产能15万KWh。接下来,二期项目将新建3条电池生产线,增长产能45万KWh;三期新建4条电池生产线,增长产能60万KWh。

图片 2

上周,山东衡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宣布投产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在投产仪式上,该厂与吉利汽车、广通汽车、长城汽车、浙江晶视宝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外运山东公司、新松机器人等企业签署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

在北方汽车质量监督检测鉴定试验所等组织的项目鉴定中,衡远电池得到了专家高度评价。“我们以为,衡远电池整体技术已达到全世界先进水准,”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说,“锂电池是涉及车辆安全的关键部件华夏汽配网介绍,好的电池将对电动汽车发展起到主要加快作用。”

在北方汽车质量监督检验鉴定试验所等组织的项目鉴定中,衡远电池得到了专家高度评价。“我们认为,衡远电池整体技术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说,“锂电池是涉及车辆安全的关键部件,好的电池将对电动汽车发展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而吉利汽车资深副总裁俞学良现身发布会,作为曾经主管吉利生产基地方面的领导出席也能够说明一些问题,虽然俞学良对凤凰汽车否认了与衡远的资本关系,声称“我们只是衡远的客户”,不过据一位中层负责人透露,衡远所有订单都需要经过吉利汽车审批,才能签订协议。从这一信息来看,吉利与衡远的关系,远不“只是客户”。

发布会结束后,俞学良来到编辑面前进一步解释:对衡远来说,吉利只是客户。“我们与衡远没有股权关系华夏汽配网介绍,”他强调。

衡远与吉利的关系是什么?吉利是否曲线参股衡远?新闻发布会期间,对这一问题,周腾的回答有些闪躲。“我没说过衡远是吉利的。凯荣的资本结构较为复杂,为了保护投资方,我们不便多做说明,”他说。

电池制造商如雨后春笋 安全标准堪忧

“衡远生产的锂电池,优势重点体这时一致性上。”该公司总经理杨煊坤说。由于车用锂电池包由多组单个锂电池连接而形成,假如一致性不好,容易造成有的单体电池过充、有的充不足,影响整个电池使用寿命和效率。

衡远公司位于山东邹城,股东为香港凯荣投资公司,总投资2.14亿美元,占地总面积13万平方米,三期建成后将实现年产各类动力电池120万KWh。此次投产的为一期项目,建成一条电池生产线,产能15万KWh。接下来,二期项目将新建3条电池生产线,增加产能45万KWh;三期新建4条电池生产线,增加产能60万KWh。

杨煊坤介绍,这时衡远电池产品良品率可达到93%,这一数字已与全世界先进水准基本接轨。他说:“各个电池厂家良品率从80%~95%不等,作为一家刚开工的工厂,衡远电池良品率已算相当高。”

从众泰电动车起火到通用沃蓝达碰撞测试后电池起火,再到最近的比亚迪E6被撞燃烧,电动车及其电池的安全性能,受到广泛关注。衡远如何保证所产电池的安全性?

不过,在参观工厂阶段中,一位中层管理人员说出,衡远所有订单都需要经过吉利汽车审批,才能签订协议。从这一信息来分析,吉利与衡远的关系,远不“只是客户”。

在这段话中,令在场记者较为注意的是吉利汽车。此次衡远工厂开幕的招待晚宴上,当地政府在宣传片中指出磷酸铁锂电池项目为吉利投资,工厂开幕活动全程由吉利汽车公关人员负责媒体组织,吉利汽车资深副总裁俞学良也现身发布会,种种迹象似乎都显示吉利汽车与衡远有着非同一般的联系。

6月16日,山东衡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发布投产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在投产仪式上,该厂与吉利汽车、广通汽车、长城汽车、浙江晶视宝科技有限公司、中国外运山东公司、新松机器人等企业签订了长时间战略合作协议。

发布会结束后,俞学良来到记者面前进一步解释:对衡远而言,吉利只是客户。“我们与衡远没有股权关系,”他强调。

衡远为何不愿阐明资本背景?专业人士分析,不期望突出与吉利汽车方面的关系,或许是期望吸引其他汽车厂的合作,也可能是由于锂电池市场不成熟,前景难料,这时的低调是为方便日后抽身。

新浪汽车查阅资料发现,香港凯荣是香港洪桥投资的全资子公司,洪桥控股股东为贺学初,后者与吉利控股董事长李书福有千丝万缕联系。当初吉利汽车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香港借壳上市,就是借助了贺学初旗下的壳资源,李书福与贺学初在资本市场的搭档由来已久。即便吉利没有间接参股,李书福是否与衡远有资本关系?发布会结束后,许多媒体开始向这方面猜测。

先进的生产设备华夏汽配网得知,一再完善的设计方案,以及电池材料的精挑细选,一起确保了衡远锂电池的一致性和稳定性。据报道,该公司使用高自动化生产模式,重点生产设备从美国、日本等地进口,包括日本进口的喷涂系统设备和分切设备等。

“衡远生产的锂电池,优势主要体现在一致性上。”该公司总经理杨煊坤说。由于车用锂电池包由多组单个锂电池连接而成,如果一致性不好,容易造成有的单体电池过充、有的充不足,影响整个电池使用寿命和效率。

衡远锂电池工厂落成投产新闻发布会现场

先期接受多项安全测试 电池组拦腰截断不爆炸

作为衡远的客户之一,沈阳新松机器人一名管理人员显示,该厂工程车辆出口以前多装配铅酸、镍镉电池,但由于环保标准提高,此类电池已不受客户待见,今后车辆将改配锂电池。他说:“这时,电动汽车用锂电池市场仍较为有限,伴随技术发展和全世界油价提高,这块市场有可能慢慢追赶上来。”

从产品层面看,衡远锂电池能力密度不是行业领先的,不过该公司强调,解决了产品一致性难题,是其一大亮点。

生产高度自动化 一致性是亮点

据悉,衡远初期工作重心并未放在电动车上,而是选择UPS、电网储能、煤矿井下机械、电动自行车等多管齐下。毕竟,目前电动车市场推广仍有诸多瓶颈,而其他几个领域对锂电池的需求正日益增加。

衡远与吉利的关系是什么?吉利是否曲线参股衡远?新闻发布会期间,对这一问题,周腾的解答有些闪躲。“我没说过衡远是吉利的。凯荣的资本结构较为复杂,为了保护投资方,我们不便多做说明,”他说。

衡远为何不愿阐明资本背景?业内人士分析,不希望突出与吉利汽车方面的关系,或许是希望吸引其他汽车厂的合作,也可能是由于锂电池市场不成熟,前景难料,现在的低调是为方便日后抽身。

先期接纳多项安全测试 电池组拦腰截断不爆炸

先进的生产设备,一再完善的设计方案,以及电池材料的精挑细选,共同保证了衡远锂电池的一致性和稳定性。据悉,该公司采用高自动化生产模式,主要生产设备从美国、日本等地进口,包括日本进口的喷涂系统设备和分切设备等。

资本背景扑朔迷离吉利身影隐现

衡远锂电池工厂无尘车间内景

初期主攻工程、自行车辆 电动车市场仍有待开发

衡远公司董事长周腾,亦是香港凯荣董事局主席。在16日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周腾介绍为何大手笔投资尚不成熟的锂电池产业时,他说公司对此项目已经考察三四年,认为其技术较为领先,而与吉利汽车在香港资本市场的合作,让凯荣对汽车业有更多了解,诸多因素共同促成了这一投资项目。

相关文章